• 1
  • 2
  • 3
  • 4
  • 5
  • 6
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综合业务 » 市场行情

国内供需仍偏紧油脂牛市仍可期

   市场除了关注南美大豆产量,北半球大豆种植也将拉开序幕,如果出于种植收益的考虑,农民将选择增加玉米播种面积,播种面积的炒作极有可能推动大豆市场走高。
  
  2011年曾经被预期出现上涨行情的油脂市场终于在震荡下滑中归于沉寂,尽管经历过多次利多消息的刺激,但几大油脂品种如豆油、棕榈油、菜籽油的价格还是在2011年步步走低。然而从市场供需的基本面来看,2012年全球油脂供给仍然偏紧的格局还没有发生改变,这也为今后的油脂价格奠定了长期偏多的基调。
  
  滑坡的价格
  
  回顾过去一年的油脂走势,市场可以被分为两个阶段来看,分别是去年8月以前的高位震荡和从去年9月出现的油脂价格滑坡。
  
  2011年初,南美大豆受干旱天气影响增产前景不乐观,美国大豆则因播种面积下降供需面也骤然转紧,全球大豆市场供需面收紧预期成为支撑国内外油脂油料市场的重要因素;而在国内,市场期待价格限制措施结束后的报复性上涨行情,生产商、贸易商挺价意愿一直很强。尽管有基本面的支撑,但外围的黑天鹅事件却连续袭击了油脂油料市场:去年3月份的日本大地震及其带来的核危机曾将市场情绪推向恐惧深渊;美国债务问题和欧债阴云也抑制了做多氛围。基本面支撑与外围市场利空的博弈使油脂市场维持了长达8个月的震荡。
  
  进入2011年第三季度以后,欧债危机、全球经济增速放缓的悲观情绪成了市场的主基调,基本面因素对油脂油料市场的影响开始退居次席。在全球经济形势的悲观预期下,一方面美国农业部下调全球油脂油料消费增长预期,同时上调南美大豆产量和东南亚棕榈油产量预估,这一调整几乎使油脂市场的看多情绪灰飞烟灭;另一方面,欧债问题升级、美国主权债务信用评级下调、欧洲国家及银行主权信用评级下调等一系列事件令市场避险情绪激增,资金纷纷撤离商品市场,同时美元在避险需求推动下走高,进而打压商品价格,受此影响,国际国内油脂市场运行重心不断下移。
  
  国内供需仍偏紧
  
  据海关统计数据,2010/2011年度中国累计进口大豆5234万吨,较上一年度增加199万吨,累计进口豆油131.7万吨,较上一年度减少19.3万吨,将进口豆油及大豆折油合计,2010/2011年度中国进口豆油供应总量为1100万吨,较上年度增加17.5万吨,进口增速明显放缓;在需求上,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测2010/2011年度中国豆油消费量达到1095万吨,较上一年度增加105万吨,从上面数据可以看出,豆油进口供应增量远不及国内需求增量,大豆及豆油进口放缓,对外依存度提升可能推动后期进口增加。
  
  据国家粮油信息中心数据,2011年我国油菜籽产量为1308万吨,较上年减少57万吨。2010年国家继续对油菜籽实行托市收购政策,当年计划收储数量为200万吨。2011年进口油菜籽也比2010年出现减少。油菜籽减产再加之收储,国内油菜籽可供市场流通量已比较紧张,油菜籽进口下滑进一步加剧了国内油菜籽供应的紧张程度,估计油菜籽2011年供给量较上年至少减少200万吨;2010年菜籽油进口量为98.5万吨,较上年增加51.7万吨,将油菜籽折油后,2011年中国菜籽油供应较上年减少近30万吨,不过自2010年10月以来,国家临储库存向市场投放近200万吨菜籽油,弥补了菜籽油产量和进口量的下降,2011年菜籽油供应充足。然而2012年中国油菜籽生产形势不容乐观,国家粮油信息中心预测2012年中国油菜籽产量将较上一年减少58.2万吨至1250万吨,而国储库存经过连续投放后已大幅下降,若将去年收储的200万吨油菜籽折算成菜籽油仅为76万吨左右,由此可见,国内菜籽油供给并不乐观,一旦存在缺口,就需要进口来进行弥补。
  
  去年比较特殊的是棕榈油库存出现了增加。根据国家海关统计数据,2011年我国已累计进口棕榈油525万吨,按商务部进口监测数据显示,2011年全年棕榈油进口量将达到583万吨,较2010年进口量微增13万吨,但低于2009年644万吨的进口量,中国棕榈油进口需求呈现出明显放缓的趋势。近两年国内棕榈油进口低迷的原因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方面,棕榈油进口成本与国内价格倒挂抑制棕榈油进口需求;另一方面,由于食品安全检查力度的加强,导致棕榈油掺兑使用量下降。以上因素导致了我国棕榈油港口库存呈现上升趋势,截至去年12月,我国主要港口棕榈油库存已升至60万吨以上。棕榈油是在三大油脂品种中唯一出现供需偏松的品种。
  
  未来市场焦点
  
  目前正值南美2011/2012年度的大豆种植季,拉尼娜现象与干旱天气引起了市场关注,但这是否会损及大豆产量还有待进一步观察,2010年同期,市场也炒作过南美干旱天气,但最后结果是:南美依然获得了丰产,因此后期南美产量还存在不确定性。市场除了关注南美大豆产量,北半球大豆种植也将拉开序幕,大豆玉米面积之争是不变的话题,2011年大豆与玉米比价基本保持在2以下的低位,如果2012年仍维持如此低的水平,出于种植收益的考虑,农民将选择增加玉米播种面积,播种面积的炒作极有可能推动大豆市场走高,后期关注美国3月31日的种植意向报告以及6月末的种植面积报告。
  
  我国棕榈油需求完全通过进口满足,国内棕榈油价格走势取决于国际棕榈油价格,而国际棕榈油价格通常以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价格为基准,大连商品交易所棕榈油期货自上市以来就与马来西亚市场保持了高度的关联性。2012年第一季度是棕榈油产量低谷期,同时厄尔尼诺的滞后效应可能进一步影响棕榈油产量,如果马来西亚棕榈油产量出现大幅下降,那么利于库存消耗,对棕榈油市场利多,但反之,若产量未受明显影响,那么棕榈油市场将继续承压,后期棕榈油产量及出口变化导致的库存变化也是影响2012年会否出现油脂牛市的重要因素之一。